[陶渊明归园田居赏析]赏析归园田居

发布时间:2017-7-19 15:45:00 编辑:goodook 手机版

范文一:《归园田居》赏析

《归园田居(其三)》鉴赏

《归园田居?少无适俗韵》的结尾二句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所谓“自然”,不仅指乡村的自然环境,亦是指自然的生活方式。在陶渊明看来,为口腹所役,以社会的价值标准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追逐富贵,追逐虚名,都是扭曲人性、失去自我的行为。而自耕自食,满足于俭朴的生活,舍弃人与人之间的竞逐与斗争,这才是自然的生活方式。不管这种认识在社会学中应作如何评价,终究是古今中外反复被提出的一种思想。当然,陶渊明作为一个贵族的后代,一个很少经历真正的苦难生活的磨砺的士大夫,要完全凭借自己的体力养活一家人,实际是难以做到的;而且事实上,他的家中仍然有僮仆和带有人身依附性质的“门生”为他种田。但他确实也在努力实践自己对人生、对社会的特殊认识,经常参加一些农业劳动,并在诗歌中歌颂这种劳动的愉悦和美感。读者应当注意到:不能把陶渊明的“躬耕”与普通农民的种地等量齐观,因为这并不是他维持家庭生活的主要经济手段;也不能把陶渊明对劳动的感受与普通农民的感受等同看待,因为这种感受中包含了相当深沉的对于人生与社会的思考,在古代,它只能出现在一小部分优秀的知识分子身上。如果要找相类的表述,读者可以在托尔斯泰的著名小说《安娜?卡列尼娜》中看到。小说中的列文,在某种程度上是作者的化身,也曾亲身参加农业劳动,而从中求取人生的

真理,以此来批判贵族社会的虚伪、空洞、无聊。

所以,这首诗看起来极为平易浅显,好像只是一个日常生活的片断,其实却有不少需要深入体会的内涵。

首先,这诗中不易察觉地涵化了前人的作品,那就是汉代杨恽(司马迁外孙)的一首歌辞:

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

此诗原是杨恽得罪免官后发泄牢骚之作。据《汉书》颜师古注引张晏说,南山为“人君之象”,芜秽不治“言朝廷之荒乱”,豆实零落在野,“喻己见放弃”。此说大体不错。 将陶诗与杨诗比照,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种豆南山下”,便是“田彼南山”;“草盛豆苗稀”,便是“芜秽不治”;“晨起理荒秽”,也是针对“芜秽不治”这一句而写的。考虑到陶渊明对古代典籍的熟悉,这种明显的相似,可以断定不是偶然巧合。

那么,陶渊明暗用杨诗,用意又何在?首先,这种化用,已经把杨诗的一部分涵意移植到自己诗里了。对于熟悉《汉书》的人来说,马上会联想到“朝廷之荒乱”、贤者无所用这样的喻意。

但是,这诗又并不是单纯地脱化前人之作,诗中所写种豆锄草,都是作者实际生活中的事情。陶渊明既移植了杨诗的某种涵意,表达他对现实政治的看法,又用自己亲身种豆南山的举动,针对杨诗“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的喻意,表

明自己的人生态度:在污浊混乱的社会中,洁身自好,躬耕田园,才是一种可取的选择。杨诗结尾说:“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在一定前提下,这也是陶渊明所赞成的。但他通过自己的诗又表明:劳作生活中包含着丰富的人生乐趣。忙时种植收获,闲来杯酒自娱,纵身大化,忘情世外,这就是真正的“人生行乐”。

解析了此诗运用典故的内涵,便可以对诗本身作进一步的分析。

种豆南山,草盛苗稀,有人说这是因为陶渊明初归田园,不熟悉农务。其实他的田主要不是自己耕种的,他只是参与部分劳动,这话说得没有意思。组诗第一首《归园田居?少无适俗韵》有“开荒南野际”之句,可以证明南山下的土地是新开垦的。所以不适合种其它庄稼,只好种上容易生长的豆类。这道理种过田的人都懂得。如果不考虑运用典故的因素,这两句就像一个老农的闲谈,起得平淡,给人以亲切感。 草盛就得锄,所以一早就下地了。这是纪实。但“理荒秽”三字,用得比较重,似乎别有用心。杨恽诗中“芜秽不治”,是比喻朝廷之荒乱。那么,在陶渊明看来,社会的混乱,是由什么引起的呢?那是因为许多人脱离了自然的生活方式,玩弄智巧,争夺利益,不能自拔。于是天下战乱纷起,流血无尽。“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孰是都不营,而以求自安!”(《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这诗表明陶渊明把自耕自食看作是每个人都应遵循的根本道理。所以,“理

荒秽”,亦包含了以自耕自食的生活方式纠治整个社会的“芜秽”之深意。

“带(戴)月荷锄归”,说明整整干了一天。陶渊明毕竟不是真正的农民,既有僮仆和他一起下地,即使他干起活不那么紧张劳累,这一天也够受的。但他的心情却很愉快。因为没有好心情,写不出这样美的诗句。月光洒遍田野,扛着锄头,沿着田间小路往家走,这是多么漂亮的画面!另一首诗中,陶渊明对田间劳动说过这样的话:“四体诚乃疲,庶无异患干。”身体虽然疲劳,却避免了许多患害。这不但包括兵凶战厄,也包括人群间的尔诈我虞。在劳作中生命显得切实、有力,所以是愉快的,美的。

因为是新开垦的土地,道路狭隘,草木却长得高。天时已晚,草叶上凝结了点点露珠,沾湿了衣裳。“衣沾不足惜”,把这么一件小事提出来,强调一句,好像没有什么必要。衣服湿了,确确实实是没有什么可惜的,陶渊明这么一个豁达的人,按理不应该去说它。但“衣沾”并不只是说衣服被打湿而已,而是一个象征。从前做官,虽然不舒服,总有一份俸禄,可以养家活口,沽酒买醉。辞官隐居,生活自然艰难得多,田间劳动,又不是他这么一个读书人所能轻易胜任的,而且这种境况还将持续下去。高蹈避世,说起来容易,没有多少人能做到。陶渊明自己,也是内心中“贫富长交战”的。只是诗人不愿说得太远、太露,以致破坏整首诗的气氛,只就眼前小事,轻轻点上一笔。

“但使愿无违”是全诗的归结和主旨。“愿”,就是保持人格的完整,坚持人生的理想,以真诚的态度、自然的方式,完成这一短暂的生命。这太重要了。所以一切艰难,与此相比,都变得微不足道。而自己确做到了“愿无违”,也是颇值得自我欣赏的。

用浅易的文字,平缓的语调,表现深刻的思想,是陶渊明的特长。即使读者并不知道诗中运用了什么典故,单是诗中的情调、气氛,也能把作者所要表达的东西传送到读者的内心深处。

诗人躬耕田亩,把劳动写得富有诗意。“种豆南山下”,多么平淡的口语;“带月荷锄归”,多么美的画面。语言平淡而意境醇美,这就是陶诗的独特风格。



范文二:归园田居赏析

诗的开头八句,概括了自己从出仕到归田的缘起,误落尘网中道出了对官场生活的极端厌恶的心情,表明诗人此时已经彻底醒悟过来。羁鸟爱旧林池鱼思故渊两句表达身在宦海而心系田园的心情,羁鸟池鱼两词,写了诗人在官场中的种种束缚下的痛苦不堪。失去生机的形象。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是对田园生活的描述,写的是自己宁静‘闲适的生活状态。作者笔下的田园生活平淡无奇,但我们能从中感受到诗人轻松’平和喜悦的心情。诗的末四句,是对归返田园生活的总结和赞美,也是对官场生活的否定,樊笼就是上文的尘网,指的是官场生活,是禁锢人的牢笼和落网。

这首诗用白描的手法,情景交融,语言朴素,比喻贴切。表现了作者摆脱污秽官场,来到清新的农村之后的自由生活和愉快心情,一些平平常常的农家事物,在诗人的笔下构成了一幅恬静幽美清淡朴素的田园图画

范文三:《归园田居(三)》赏析

读罢《归园田居(三)》:“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一个鲜活的诗心跃然纸上。对田园如此虔诚,如此钟情,如此充满希冀,恐怕无人能与之媲美了。

《归园田居》是我国第一位田园诗人陶渊明的作品,陶渊明,名潜,字元亮,自称“五柳先生”,世称“靖节先生”。归园田居是回归到自己的家园中过着田居生活的意思。陶渊明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后辞官归里,过着“躬耕自资”的生活。

一、《归园田居(三)》抒发了诗人寄情田园的真情

(一)表现了归园田居的劳作之乐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从诗句表层看,更多的是道出了在田园劳作的艰辛,起早贪黑,开荒种豆,露水沾衣,可以想象,劳动是多么辛苦呀!整首诗很难看出有劳作之乐,但如果联系《归?园田居(一)》就不难理解了。

《归园田居(一)》

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国田。

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申,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

诗中有两组词:A俗韵、尘网、羁鸟、池鱼、樊笼;B丘山、旧林、故渊、园田、自然。

试想,在尘网中呆过的人、在樊笼里体验过的心,一当回归到向往已久的园田、自然,不管劳作是多么辛苦,从内心上讲都有一种超凡脱俗的体验,多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那种快乐,那种舒适便油然而生。自然今儿归园,就象是久在樊笼里的鸟,张开翅膀,回归到它向往已久的大自然中,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飞翔着。在《归去来兮辞》中“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其归心之切,已跃然纸上,犹如一支离弦的箭,在晴空中发出“嗖嗖”的声响。

(二)表达了不与世同流合污的意愿

诗中写出了劳作的艰辛,但这种艰辛在诗人看来是快乐的,因为向往田园生活,不为五斗米折腰,不愿与世同流合污的意愿没有违背,暗含了作者对田园生活的热爱,对官场黑暗的揭露和对污浊社会的批判,反映了作者高洁傲岸,安贫乐道,淡泊名利的精神品质:诗的末句“但使愿无违”的“愿”,具体指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不想在那污浊的现实世界中失去自我,即使做一个农夫也比在官场“为五斗米折腰”强。

其实,隐居的本身就是对于黑暗现实不同流合污的一种反抗。在《归去来兮辞》中,诗人发出这样的感叹:“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它的意思是认识到过去的错误已不可挽救,知道了未来的事情尚可追回。实在是误人迷途还不算太远,已经觉悟到今天的选择是对的,而昨天的仕途是错误的,诗人意识到过去做官是一种错误,是误入迷途,没有自我。既然“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因而诗人的“愿”就只有离开官场,不与世同流合污,归园田居了。

二、《归园田居(三)》创设了田居生活的醇美意境

诗人用质朴无华的语言,撷取田居生活的“种豆”片断,让读者在其间领略乡村的幽静及自己心境的恬静。在这一片“南山田垅”的境界中,流淌着一种古朴淳厚的涓涓情味。元好问曾说:“此翁岂作诗,直写胸中天。”诗人在这里描绘的正是一个远离尘世,宁静醇美的理想天地。

“晨兴理荒秽”,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南山原野的田园耕耘图。在一片草儿茂盛,豆苗稀疏的田园上,有一个弯腰躬背、手把锄头的身影闪现,施肥除虫铲杂草,好让娇嫩的豆苗茁壮成长。

“带月荷锄归”,勾画出一幅南山原野的月下归耘图。月儿悬空,挥洒银光,羊肠小路,杂草丛生,露珠闪烁,有一个肩扛锄头裤脚湿透的人儿正伴着艰辛劳作之后欢快的脚步归来。虽然劳动早出晚归,身子疲惫,但满怀憧憬,心情是舒畅的,脚步是轻松的。尤其是有明月作伴,苦尽也甘甜,月光早已把满身疲惫消融,随之而来的几多欢愉,几多幸福。

三、《归园田居(三)》以平淡自然的用语叙述农事

开头“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两句,用语平淡自然,几乎是没有修饰的口语,

中间四句没有工整的对偶,只像是一个农夫在娓娓叙述,我曾绞尽脑汁,把“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修改成工整的对偶句:“披星理荒秽,带月荷归锄”,虽对偶了,但最终也没有原诗贴切自然,“披星”除草似乎是不可能的;把“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改成押韵句“狭道草木长,夕露沾衣裳”,虽押韵了,可“衣裳”更没有“我衣”有主观体验,来得自然而体现自愉。

参考文献:

[1]课程教材研究所编著,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八年级上册《教师教学用书》[M]人民出版社,2007

[2]孙绍振,没有外物负担又没有心灵负担的境界[J],名作欣赏,2010(11)



范文四:归园田居赏析

《归园田居》赏析

这是一首叙事诗。作者在晋

安帝义熙元年,主动辞去了彭泽县令,决意退隐田园,从此不再出仕。次年写了《归园田居》组诗五首,描写自己离开官场时的愉快心情,赞美躬耕生活和田园风光。本诗是《归园田居》组诗中的第一首,叙述弃官归田的原因、归田之后的村居生活、重返自然的愉快心情。

开头四句是诗人弃官归田之时对自己的志趣与仕宦生活的反思,也是对自己弃官归田原因的交代。“①少无世俗韵,性本爱丘山”,是说世俗的阿谀奉承诗人一样也没有学会,反而喜欢宁静、淳朴的田园生活,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本性是与大自然相通的。这里写的是诗人向来的志趣,也表明他后来的出仕并非本愿。“适俗韵”,是指逢迎世俗的本性与周旋应酬、钻营取巧的本领

“丘山”则代表远离官场仕途的田园山林。“适俗韵”前缀加“少无”,“丘山”前饰以“本爱”,表现出诗人清高孤傲、与世不合的性格。“②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是对自己仕宦生活的追悔。说自己进入污浊而又拘束的官场,是“误落”,表明自己是因一时迷了心窍,才不经意间糊里糊涂入仕的,心中有几多懊悔与感慨。说自己离开故园山林入仕竟然那么长时间,真是不可思议。这里面包含了对故园山林的几多眷恋。“三十年”应是“十三年”,指作者出仕为江州祭酒到辞官之后写此诗的这段时间。

诗的五、六句借“③羁鸟恋旧林”、“④ 池鱼思故渊”,比喻自己思恋旧居,不喜在外做官。这是诗人弃官归田之因,表明他厌倦官场旧生活、向往田园新生活。其中“羁鸟”、“池鱼”比喻不自由的仕宦生活,“旧林”、“故渊”比喻田园。

诗的七、八句以“开荒”、“守拙”点题,写自己从此真正回归园田,过上村居生活了。其中“守拙”回应“少无适俗韵”,“归园田”回应“⑤性本爱丘山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诗人置身“南野际”,平静安祥地过上农家耕种生活,透露出对官场的厌弃与蔑视态度,也是对当时黑暗现实的一种不妥协的抗争行动。

诗的九至十六句借对村居之景的描绘,抒写诗人归田之后的快慰心情。“方宅”四句状写自家庭院的景物,这是近景,静态地描写田地与草屋的数量、堂前檐后的桃李与榆柳的生长情况。“暧暧”四句描写院外村落的景物,这是远景与中景,动态地描写笼罩在炊烟之中的远处村落,以及深巷中的狗吠声与桑树颠的鸡鸣声。这样一幅安宁静谧的田园风光图被诗人描绘得远近错落、动静相宜、有声有色。诗人正是要借恬静优美、清新喜人、富有天然之美的村居环境抒写自己摆脱“樊笼”、“尘网”之后如释重负的轻松与欢欣。这里语言质朴真淳、清新隽永,音节铿锵,极富自然之情趣,引人悠然神往。

最后四句写居室之乐,以出樊笼、返自然呼应开头,收束全诗。“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二句,由绘景转入叙事,由状物转入写人,表现出诗人无官一

身轻的悠闲自在。“⑥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写诗人一旦冲决罗网、回归自然的无限欣喜之情,道尽归田之乐。“返自然”既指归耕田园,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又指回到原来的自然本性,过上顺应本性、无所扭曲的生活。这是点题之笔,有力地揭示了诗的主旨。

全诗以追悔始,以庆幸终,追悔自己“误落尘网”、“久在樊笼”的压抑与痛苦,庆幸自己终“归园田”、复“返自然”的惬意与欢欣,真切表达了诗人对污浊官场的厌恶,对山林隐居生活的无限向往与怡然陶醉。

【动动手】 1. 根据赏析部分的文字,结合你对本诗的理解,把文中空缺的部分补充完整。

2. 在课余时间,再把陶渊明写的另外四首《归园田居》背诵下来,在背诵的过程中,仔细比较这五首诗中哪一首写得好,说出你的理由。



范文五:《归园田居》赏析

《归园田居》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外狭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上首写桑麻,这首写种豆,在组诗上次序井然。作者虽志在田园,但初归时的劳动效果不大理想,庄稼长得不好,豆苗还没有草多。这一方面是因土地荒芜贫瘠,杂草丛生,地广人稀,难以根除;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不善于劳动,一个封建士大夫,刚离官职的县太爷,既没有耕作经验,又没有耕作能力,种不好庄稼,也是情理中的必然。他对“草盛豆苗稀”的状况是不甚满意的,但不文过非,这符合他一贯“任真自得”的性格。萧统说他为人率直,不矫饰言辞,曾与人饮酒,不论贵贱,若先醉,便对客人说:“我醉欲眠,卿可去!”诗人襟怀坦荡如此。 尽管豆苗长得不景气,可他却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晨兴”写早起;“带月”写晚归,看出他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辛劳。“理荒秽”,写他归耕后垦荒工作的艰难。尽管每天劳动时间很长,从日出到月出,身体很疲惫,然而诗人没有丝毫怨言,反而有“带月荷锄归”的悠闲笔调写出他劳动后的轻快。我们好象看见诗人在月出山岗后,心满意得地扛着锄头,哼着诗句,漫步归家的情景。此时,人与月与自然环境构成了一个和谐的统一体,诗人心灵的舒畅,通过艺术的笔触,净化为一种崇高的自然美、精神美、诗歌美,活脱出一个美好静谧的意境和悠闲自得的形象。“带月”句可说是神来之笔,它变劳苦为欢快,化困倦为轻松,具有点染之功。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道,是指从南山归家途中的小道,它偏僻荒野,草木丛生,难以行走。这两句是进一步写田园荒芜,归耕艰难。以上六句叙写耕作生活,真切朴实,宛如在目。 最后作者抒发感慨:“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夕露沾衣,本使人不快,而诗人却说“不足惜”,只要使“愿”无违。他的“愿”究竟是什么?它既有儒家洁身自好、安贫乐道的思想,亦有道家的反朴归真、顺应自然的意念,并且这二者常常融为一体。因此,他把劳动当作“立善”的手段,精神的寄托,生活的依靠,理想的归宿。只要保持名节,他劳而怨。末两句在诗意上作一转折,使作品进入一个思想高度,韵味悠深,耐人寻绎。 这首五言诗,主要是采用“赋”的手法,通过叙事来表现思想感情,其中没有景物的描写、气氛的烘托,也没有比兴的运用,几乎全用叙述,只在未尾稍发议论,以点明其主旨。全诗叙写真实,发自肺腑,所以《后山诗话》说:“渊明不为诗,写其胸中之妙尔。”《藏海诗话》说:“子由叙陶诗,‘外枯中膏,质而实绮,癯而实腴’,乃是叙意在内者也。”日本学者近藤元粹说这首诗是“五古中之精金良玉”。陶诗受到中外诗评家的如此赞誉,可见其征服人心的艺术力量。



范文六:归园田居的赏析]@]@]

@?

?

? 首页 发现小站 线上活动

《归园田居》五首赏析

2008-05-15 23:18:02 来自: 司徒稚岛

归园田居五首

陶渊明

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其二

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白日掩荆扉,对酒绝尘想。

时复墟曲人,披草共来往。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其四

久去山泽游,浪莽林野娱。试携子侄辈,披榛步荒墟。

徘徊丘垅间,依依昔人居。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

借问采薪者,此人皆焉如?薪者向我言,死没无复余。

一世弃朝市,此语真不虚。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

其五

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山涧清且浅,遇以濯吾足。

漉我新熟酒,只鸡招近局。日入室中,荆薪代明烛。

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

【诗人简介】

陶渊明(365—427),字元亮,别号五柳先生,晚年更名潜,卒后亲友私谥靖节。东晋浔阳柴桑人(今九江市)人。

【写作背景】

晋义熙二年,亦即渊明辞去彭泽令后的次年,诗人写下了《归园田居》五首著名诗篇.这是诗人辞旧我的别词,迎新我的颂歌.它所反映的深刻思想变化,它所表现的精湛圆熟的艺术技巧,不仅为历来研究陶渊明的学者所重视,也使广大陶诗爱好者为之倾倒.

【赏鉴】

晋义熙二年,亦即渊明辞去彭泽令后的次年,诗人写下了《归园田居》五首著名诗篇。这是诗人辞旧我的别词,迎新我的颂歌。它所反映的深刻思想变化,它所表现的精湛圆熟的艺术技巧,不仅为历来研究陶渊明的学者所重视,也使广大陶诗爱好者为之倾倒。

《归园田居》五首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其所以是如此,不仅在于五首诗分别从辞官场、聚亲朋、乐农事、访故旧、欢夜饮几个侧面描绘了诗人丰富充实的隐居生活,更重要的是,就其所抒发的感情而言,是以质性自然、乐在其中的情趣来贯穿这一组诗篇的。诗中虽有感情的动荡、转折,但那种欢愉、达观的明朗色彩是辉映全篇的。

有的论者很乐于称道渊明胸中的“无一点黏着”,其实,“黏着”还是有的。即以渊明辞官之际写下的《归去来兮辞》而论,不也还有“奚惆怅而独悲”之句吗?就是说,他心中总还难免有一丝惆怅之感的。真正纯净的灵魂不会是与生俱来的(尽管诗人一再宣称他“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而是在不断地滤除思想杂质的过程中逐渐变得澄澈的。

正如一个人不愿触及心中的隐痛那样,诗人在《归园田居》中也很不愿意提及刚刚从其中拔脱的污秽官场。“误落尘网中”,就很有点引咎自责的遗憾意味。而“一去三十年”,则不是几次出仕时间的累计,而是在对自己整个前半生的摇摆、痴迷表示深沉的忏悔。然而,今天毕竟如愿以偿了,此刻的心情也就豁然、释然了。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其中洋溢着一种故园依旧、“吾爱吾庐”的一往深情。“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檐后榆柳树影婆娑,浓阴匝地,习习清风平息了诗人心中的焦虑。眼前桃李花荣实繁,弄姿堂前,唤起诗人心中多少欢欣。诗人在同无知的草木交流着感情。极目远眺,炊烟融入暮霭,侧耳谛听,依稀听得犬吠鸡鸣。眼前堆案盈几的文牍案卷不见了,代之以心爱的“清琴”“异书”。嵇康把“人间多事,堆案盈几”,“宾客盈坐,鸣声聒耳,嚣尘臭处,千变百伎”(《与山巨源绝交书》)视为不堪为官的理由。诗人在这里,也似在有意无意之间地用了“尘杂”这个字眼。他告诉我们,从前苦于应对“尘网”的一切,都没有、也不会再有了。从这个意义上说,确有点儿“虚室”之感;但虚中有实,他重新开始了完全由自己来安排、支配的生活。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久”与“三十年”相映,“樊笼”与“尘网”相映,“自然”与“性”相映,而以一“返”字点明了“魂兮归来”的乐趣。是的,官场消蚀了自己的半生,玷污了自己的“清节”,而今天,苦尽甘来,诗人终于得到了欣慰的补偿。

“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我看这两句都应该倒过来理解:“为了罕见人事,我才来到野外,为着免于酬酢,我才住进了僻巷”。须知,这不是客观的叙述,而是主观的选择啊。诗人从官场退居到“野外”,从“野外”退处到“穷巷”,“白日掩荆扉”,又冥坐室中,“对酒绝尘想”。层层防范,躲避尘世唯恐不远,屏绝交游唯恐不及,屏弃俗虑唯恐不尽。诗人是不是太孤寂了,以至有些不近人情呢?不,诗人仿佛要有意消除人们这种错觉,而为我们展开了自己的生活和精神世界:

“时复墟曲人,披草共来往。”他虽无“三径”之设,却自有同道频繁来往。“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他们共有一个心爱的话题。

乡间的生活是简朴甚至贫困的,清静甚至寂寞的。但是,也正是这样的环境,使人们获得了共同的语言,培育起一种朴质真挚的感情。“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移居》)诗人不惜一身清苦,儿辈“幼而饥寒”(《与子俨等疏》),而孜孜以求的,正是这种天地间的真情。

新的生活要从以躬耕洗雪身陷宦海的耻辱开始。也许是官身束缚,体质有所下降的缘故,也许是久别田园,农艺有些荒疏了吧,“草盛豆苗稀”,耕耘欠佳。这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自惭、自勉之情。“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仅从时间上看,也可见诗人决心之大,用力之勤。他清除“荒秽”,也是清除心中的杂念。除去了杂草,心中也就宽慰了一些,见出我还是那个“性本爱丘山”的我,还是那个乐于为农,也能够为农的我。荷锄夜归,心情傲然,举头仰望,皓月当空,诗人很像一个凯旋的士兵。辛苦是有的,但正是这辛苦的劳作使他获得了心灵的极大满足。

诗的第四首同第五首实际是一首诗的前后两个部分。诗人怀着意满志得,甚至是带点炫耀的心情造访故友。子侄与俱,笑语不断,披榛寻径,健步而前。他要同故友共忆时岁月,向他们倾诉心曲,同他们畅饮几杯……然而,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的残破景象,听到的是故友“死没无复余”的噩耗。一向通达的诗人也不禁陷入了“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的深沉哀伤之中。

所以,第五首写归来,“怅恨独策还”,虽仍有子侄跟随,诗人却不愿多言,形同孤雁,踽踽“独”行;“崎岖历榛曲”,一任小径上的灌木丛牵掣他的衣衫。诗人“怅恨”什么呢?惆怅的是人生必然的幻化,恼恨的是自己的不悟。如果早离官场,多同故友相聚些时日,不就实际上最大限度地推迟了这一悲剧的降临?

那么,诗人又是如何从这种怅恨的心情中解脱出来的呢?

──“山涧清且浅,遇以濯吾足。”

也许是因为访友不得的余哀,也许是因为旅途的困顿劳乏,诗人在溪涧边坐下来小憩片刻。这溪水清澈见底,直视无碍;濯足水中,顿时,一股凉意流遍全身,也使他从纷繁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他仿佛又从悲哀的幻梦中回到了现实中来。我不是到底归来了么?“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归去来兮辞》)人生固然短暂,我不是还有所余无多的宝贵时日?昔人固已凋零,我不是还有许多“披草共来往”的友人?

从“漉我新熟酒,只鸡招近局”来看,诗人显然已经抹去了笼罩心头的不快的阴云。酒以陈为美,而“新熟酒”一词,一是说明家无余财,二也在点明诗人此刻“喝酒如狂”的迫切心情。这不禁使我想起诗人所著《晋故征西大将军孟府君传》一文中那段有趣的对答:

“(桓)温尝问君(孟嘉):?酒有何好,而卿嗜之??君笑而答曰:?明公但不得酒中趣尔。?”

如果我们此刻问渊明:“酒有何好,而卿嗜之?”想来他也定会回答我们“但不得酒中趣尔”。是啊,这“酒中趣”太丰富、太玄妙了:它消除了诗人一天的疲劳;它排解了访友不得的余哀;它使诗人感受到了生活的真趣;使诗人重又乐观起来,达观起来;它也加深了诗人同邻曲的理解和感情。主客俱欢,频频举觞;暮色降临,诗人胡乱燃起荆柴,学一个“秉烛夜游”。满屋烟火之气不仅不使人感到穷酸,反而凭添了热烈亲切的气氛。什么人生如寄之悲,什么故旧凋零之叹,一霎时都悄悄地消融在这人生真谛的通达领悟之中了。

“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新的一天开始了,而刚刚开始的新生活不也正如这旭日一般灿烂?这两句是全诗传神的点睛,是乐章的主旋律,是生活的最强音。

通观五首,官场污秽,而终获补偿的欣慰;生活贫困,却有亲朋的挚情;农事辛苦,而得心灵的满足;人生短暂,乃有人生真谛的彻悟。真个是“何陋之有”?这样,诗人就把整个隐居生活,不,整个人生的乐趣,包容到他浑涵汪洋的诗情中去了。这是一种高度的概括,也是一种深刻的揭示。正是在这种同污秽现实截然对立的意义上,《归园田居》达到了完美和谐的艺术意境,开拓出一片“浩浩落落”的精神世界。

诗人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他的心中也不是消弭了一切矛盾的静穆世界。诗人的可贵之处在于,

在与世族社会相对立的理想田园世界中,他终于发现了自己人格的尊严,朋友的挚情,无地位尊卑、无贫富悬殊差别的人际关系,无尔虞我诈、相互倾轧的人生理想。这是陶诗思想意义的集中反映,也是陶诗平实、质朴、清新、自然风格的源泉。

他描绘的是常景。茅舍草屋、榆柳桃李、南山原野、犬吠鸡鸣,这些在高贵的世族文人看来,也许是难登大雅的,诗人却发现了蕴含其中的朴质、和谐、充满自然本色情趣的真美。

他抒发的是真情。他不是以鉴赏者那种搜奇猎异、见异思迁、短暂浮泛的感情去玩赏,而是以一种乡土之思去体察、去颂赞。所以,他的感情执着、浑厚、广阔、专注。周围的一切都是他生活中无言的伴侣,启动他心灵深处的共鸣。

他阐释的是至理。他理解到的,就是他付诸实施的。他耿直,不孤介;他随和,不趋俗。他从不炫耀,也无须掩饰。辞官场不慕清高,本“性”难易也;乐躬耕为的使心“愿无违”;避交游只图弃“绝尘想”;悲人生,因为他留恋这短暂、充实的生活。“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五柳先生传》)我写我心,仅此足矣。

他拣选的是“易”字。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枯燥的数字一经他化入诗中,就被赋予无限活泼的生命力。一般地说,计数不确是乡里人的一种习惯;特殊地说,它不也正表现出诗人辞官以后那心境的散适澹泊?

“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远村隐约迷茫,而诗人久久地伫立凝望,不正见出那心理上的切近?炊烟袅袅,天宇苍茫,这同诗人大解脱之后那种宽敞的心境是多么和谐。王维也很企慕这种意境,《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诗云:“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惜乎刻意的观察终不及渊明无意中的感受,斟酌的字眼儿也有逊于渊明用字的浑朴天然。

2人喜欢 喜欢



范文七:归园田居赏析

赏析《归园田居》

【解题】

《归园田居》选自《陶渊明集》。陶渊明于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十一月,因不为五斗米折腰而辞去彭泽令归隐,其时四十一岁。《归园田居》大约作于归隐的次年。这组诗共五首,这里选的是第一首。陶渊明所写的大量歌颂田园生活的抒情诗,表达了对黑暗社会的憎恶和对田园生活的热爱。

【注评】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适俗:适应世俗。动宾短语作“韵”的定语。韵:指气质,性格、情趣等。性:生性,性格。本:本来,副词。.丘山:这里指山林。

1、以追述往事开篇,言自己从小就厌恶世俗官场,本性喜爱大自然,体现出诗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风亮节。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尘网:尘世的罗网,指官场。官场生活污浊而又拘束,犹如罗网。去:离开,指离别故园的丘山。三十年:应作“十三年”,陶渊明自太元十八年(393)初做江州祭酒,到熙义之年(405)辞去彭泽令归田,刚好过了十三年。

2、写诗人对以往误入仕途的深刻反省。“尘网”一词,是首句“俗”的具体化。诗人将官场斥为 “尘网”,见其憎恨之情。“三十年”,极言时间之长,加重了“误”的份量,见其追悔莫及的心情。以上为一层,写自己的本性与误落“尘网”的矛盾。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漏。 羁鸟:关在笼里的鸟。羁,束缚。旧林:过去栖息的山林。池鱼:被捕捞来放养在池里的鱼。故渊:过去生活的深潭。这两句的“恋”与“思”“旧”与“故”均为互文。

3、承前叙诗人误落官场“尘网”,意如“羁鸟”“池鱼”,得不到自由,于是思恋“旧林”“深渊”渴望回到大自然的怀抱,见其急切思归田园的心情。诗以 “羁鸟”“池鱼”作比,贴切形象,既与前面的“尘网”呼应,又为后文的“樊笼”伏笔。

开荒南野际,守拙(zhuó)归田园。 南野:一作“南亩”,泛指田野。际:间。守拙:安守愚拙的本性。拙,指不善于在官场逢迎取巧。“守拙”句是说自己宁愿抱守愚拙的:性归隐田园,而不愿混迹在巧弄机谋的仕途之中。

4、叙诗,现在终于离开仕途归耕田园,流露出无限的欣愉之情。“守拙”一词,与诗的开头两句呼应,既是对“俗”的尖锐讽与否定,又是返朴归真“爱丘山”本性的再现。以上为二层,写自己归耕田园的决心。

1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方宅:住宅周围方,旁,周围。宅,住宅。

5、写诗人归隐后,只有微薄的产业,简陋的家室,表现了诗人淳朴的生活,淡泊而又舒畅的心境。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荫:树荫,引申为遮蔽,荫蔽。罗:罗列,排列。

6、写诗人田居的环境。屋后榆柳,相互掩映,凝绿于夏,堂前桃李,列植成行,争艳于春,令人逸兴遄飞,心驰神往。

暧(ài)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暖暧:模糊不清隐约可见的样子。远人村:远处的村庄。村庄是人聚居的地方,所以称“人村”。依依:轻柔的样子。墟里:村落。烟:指炊烟。

7、写远望之景,静中寓动,一切都呈现出安宁、柔和的情调。“暖暖”一词,写出了轻烟淡雾迷漫飘忽下,乡村似隐似现的杳远景象,极富诗意。“依依”一词,画出了炊烟袅袅中的村落的安闲景象,与诗人悠然自得的心境完全契合。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是主谓倒装的句子,还原过来是“远人村暖暖,墟里烟依依”。这种主谓倒装句是诗词中常见的特殊句式。这种倒装与诗句的节奏、押韵都有关系。从节奏方面看,“暖暖——远——人村”,节奏是二一二,。读起来顺口;还原为“远——人村—— 暧暖”,节奏是一二二,就读不顺畅了。从押韵方面说,如不倒装,“依”字押不上韵;倒装以使“烟”成为韵脚,就能同上文的“田”“间”“前”等相押了。由于诗人们常用这种例装句,它也就成为了旧体诗的特殊句式之一,并从而形成一种特殊的风味。运用得恰当,句子的诗味似乎更浓一些。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颠:本义是头顶,引申为泛指顶部。

8、写近听之景,以动显静。“狗吠”“鸡鸣”都衬出了田居的宁静和诗人怡然自得的心境。以上为三层,写田园生活的情景。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户庭:门庭,门户和庭院。尘杂:尘俗杂事。虚室:虚静的内室,陈设简单而安静的屋子。这两句说,归田以后,因无世俗杂务的纠缠,闲暇的对间就显得多了。

9、隐居家中,无世俗杂务烦扰,自然清静。

久在樊(fán)笼里,复得返自然。 樊笼:关鸟兽的笼子。这里比喻仕途。复:又,副词。得:能,助动词。返自然:回到大自然,指归耕田园。这两句是说,辞官归田,有如长期关在笼中的鸟兽又重返大自然一样;○

2

用一比喻,其欣喜舒畅之情,溢于言表。“樊笼”句与前面的“羁鸟”“池鱼”遥相呼应;“复得”句与诗首二句相绾合。全诗章法,转承起伏,变化多端,前后勾连,一脉相通。以上为四层,写重返自然的感受,是全诗的总结。

【简析】

本篇写诗人离开仕途,归隐田园的简朴生活,抒发了他对官场生活的憎恶和归田后的喜悦安适的心情。

这是一首优秀的抒情诗。诗人采用寓情于景,借景抒情的方法,使描绘的生活图景和表达的思想感情交融在一起,形成一种艺术境界,使读者通过想象觉得如同身临其境,感受到一种意境美,从而受到感染。如诗中我们所感触到的田亩草屋,成荫的榆柳,列植的桃李,黄昏的远村,依依的炊烟,深巷中的狗吠,桑颠上的鸡鸣,这些平平常常的事物,经过诗人的点化,都增添了无穷的情趣,构成一幅幅优美的画面,它们有近有远,有动有静,有声有色,有淡有浓,有活泼的生机,有自然的趣味。将这画面有机地组合起来,便又构成一幅清新自然,恬静美好的田园生活的图景,并从这图景中体会到诗人那归隐的无穷乐趣和乡居的安适心情,使读者感受到一种艺术的意境美。

全诗语言平易朴实,多用偶句,对仗工整,琅琅成诵,富有音乐美。

3



范文八:_归园田居_三_赏析(1)

美文赏析

《归园田居(三)》赏析

吴劭斌

吴春英

读罢《归园田居(三)》:“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但使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愿无违。”一个鲜活的诗心跃然纸上。对田园如此虔诚,如此钟情,如此充满希冀,恐怕无人能与之媲美了。

是我国第一位田园诗人陶《归园田居》

渊明的作品,陶渊明,名潜,字元亮,自称“五柳先生”,世称“靖节先生”。归园田居是回归到自已的家园中过着田居生活的意思。陶渊明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躬耕参军,彭泽县令等,后辞官归里,过着自资”的生活。

一、《归园田居(三)》抒发了诗人寄情田园的真情

(一)表现了归园田居的劳作之乐“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从诗句表层看,更多的是长,夕露沾我衣。道出了在田园劳作的艰辛,起早贪黑,开荒种豆,露水沾衣,可以想象,劳动是多么辛苦呀!整首诗很难看出有劳作之乐,但如果《归园田居(一)》就不难理解了。联系

《归园田居(一)》

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

诗中有两组词:A俗韵、尘网、羁鸟、池樊笼;B丘山、旧林、故渊、园田、自然。鱼、

试想,在尘网中呆过的人、在樊笼里体验过的心,一当回归到向往已久的园田、自然,不管劳作是多么辛苦,从内心上讲都有一种超凡脱俗的体验,多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那种快乐,那种舒适便油然而生。自然今儿归园,就象是久在樊笼里的鸟,张开翅膀,回归到它向往已久的大自然中,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飞翔着。在《归去来兮辞》中“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其归心之切,已跃然纸上,犹如一支离弦的箭,“嗖嗖”的声响。在晴空中发出

(二)表达了不与世同流合污的意愿诗中写出了劳作的艰辛,但这种艰辛在诗人看来是快乐的,因为向往田园生活,不为五斗米折腰,不愿与世同流合污的意愿没有违背,暗含了作者对田园生活的热爱,对官场黑暗的揭露和对污浊社会的批

语文天地2011年第2期

8

判,反映了作者高洁傲岸,安贫乐道,淡泊名利的精神品质。诗的末句“但使愿无违”的“愿”,具体指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不想在那污浊的现实世界中失去自我,即使做一个农夫也比在官场“为五斗米折腰”强。

其实,隐居的本身就是对于黑暗现实不同流合污的一种反抗。在《归去来兮辞》中,诗人发出这样的感叹:“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它的意思是认识到过去的错误已不可挽救,知道了未来的事情尚可追回。实在是误入迷途还不算太远,已经觉悟到今天的选择是对的,而昨天的仕途是错误的。诗人意识到过去做官是一种错误,是误入迷途,“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没有自我。既然

焉求?”因而诗人的“愿”就只有离开官场,不与世同流合污,归园田居了。

二、《归园田居(三)》创设了田居生活的醇美意境

诗人用质朴无华的语言,撷取田居生活的“种豆”片断,让读者在其间领略乡村的幽静及自己心境的恬静。在这一片“南山田垅”的境界中,流淌着一种古朴淳厚的涓涓情味。元好问曾说:“此翁岂作诗,直写胸”诗人在这里描绘的正是一个远离尘中天。

世,宁静醇美的理想天地。

,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南“晨兴理荒秽”

山原野的田园耕耘图。在一片草儿茂盛,豆苗稀疏的田园上,有一个弯腰躬背、手把锄头的身影闪现,施肥除虫铲杂草,好让娇嫩的豆苗茁壮成长。

“带月荷锄归”,勾画出一幅南山原野

美文赏析

挥洒银光,羊肠的月下归耘图。月儿悬空,

小路,杂草丛生,露珠闪烁,有一个肩扛锄头裤脚湿透的人儿正伴着艰辛劳作之后欢快的脚步归来。虽然劳动早出晚归,身子疲惫,但满怀憧憬,心情是舒畅的,脚步是轻松的。尤其是有明月作伴,苦尽也甘甜,月光早已把满身疲惫消融,随之而来的几多欢愉,几多幸福。

三、《归园田居(三)》以平淡自然的用语叙述农事

开头“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两句,用语平淡自然,几乎是没有修饰的口语,

中间四句没有工整的对偶,只像是一个农夫在娓娓叙述,我曾绞尽脑汁,把“晨修改成工整的对偶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句:“披星理荒秽,带月荷归锄”,虽对偶了,但最终也没有原诗贴切自然,“披星”除草似乎是不可能的;把“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改成押韵句“狭道草木长,夕露沾,虽押韵了,可“衣裳”更没有“我衣”衣裳”

有主观体验,来得自然而体现自愉。

参考文献:

[1]课程教材研究所编著.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八年级上册《教师教学用书》.[M].人民出版社.2007

[2]孙绍振.没有外物负担又没有心灵负担的境界.[J].名作欣赏.2010(11)

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城北中学(323500)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实验第一小学(323500)

9

语文天地年第2期

范文九:归园田居赏析

归 园 田 居(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注词释义】

南山:江西庐山。 晨兴:早上起床。

荒秽:荒草。 荷锄:扛着锄头。荷,扛着。 草木长:草木丛生。 愿无违:不违背隐居躬耕的心念。

【参考译文】

南山坡下有我的豆地,杂草丛生,豆苗长得很稀疏。

早晨起来到田里清除野草,星月下我扛着锄头回家歇息。

草木覆盖了狭窄的归路,夜露打湿了我的粗布上衣。

衣服湿了又有什么可惜,只要不违背我归耕的意愿就行了。

【摘要题解】

《归园田居》一共有五首,这是其中的第三首,抒写了诗人对田园生活的热爱以及享受田园劳作之乐的惬意、闲适的心情。

【文本赏析】

此诗开头即写在南山下种豆,草很茂盛豆苗却稀稀疏疏的。作者虽志在田园,但初归时的劳动效果不大理想,庄稼长得不好,豆苗还没有草多。为了不使豆田荒芜,诗人一大早就下了地,到了晚上才披着月光回来。“晨兴”写早起;“带月”写晚归,看出他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辛劳。“理荒秽”,写他归耕后垦荒工作的艰难。尽管每天劳动时间很长,从日出到月出,身体很疲惫,然而诗人没有丝毫怨言,反而有“带月荷锄归”的悠闲笔调写出他劳动后的轻快。“带月荷锄归”,劳动归来的诗人虽然独自一身,却有一轮明月陪伴。月下的诗人,肩扛一副锄头,穿行在齐腰深的草丛里,

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月夜归耕图啊!其中洋溢着诗人心情的愉快和归隐的自豪。此时,人与月与自然环境构成了一个和谐的统一体,诗人心灵的舒畅,通过艺术的笔触,净化为一种崇高的自然美、精神美,活脱出一个美好静谧的意境和悠闲自得的形象。

路窄草长,夕露沾衣,但衣服打湿了有什么可惜的呢?这两句是进一步写田园荒芜,归耕艰难。以上六句叙写耕作生活,真切朴实,宛如在目。“衣沾不足惜” 这句话看似平淡,但这种平淡正好映射了结尾这一句“但使愿无违”,使得“愿无违”强调得很充分。这里的“愿”更蕴含了不要在那污浊的现实世界中失去了自我的意思。它既有儒家洁身自好、安贫乐道的思想,亦有道家的返璞归真、顺应自然的意念,并且这二者常常融为一体。

【佳句集锦】

1、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五柳先生传》

2、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归去来兮辞》

3、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归去来兮辞》

4、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桃花源记》

5、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五柳先生传》

【推荐阅读】

《归去来兮辞并序》 《桃花源记》



范文十:归园田居赏析

归园田居

咏水仙

浮云见天末,山峡秋水多。

君子独骋望,水仙人间落。

湖波碧似剪,娇花明眸博。

皓腕娉婷意,摇曳舞菩陀。

天河见人意,青帝点璎珞。

心明天地间,拂袖弹指愿。

茫茫魂寂寥,飘然见水仙。

固知此景远,惟彼至真言。

世俗蓦然隐,至静天地间。

沧海换桑田,此花独安然。

花不醉人兮人自醉,愿骋余马兮笺花颜。

世风不若古之采菊兮,东篱水仙菊花相伴兮。

蓦然回首见君兮,青帝留此千万枝头花神伊人兮。

凝眸不换人间兮,何日再见此碧波姣花浮我心神兮。

兰有秀兮菊有芳,余独一人不堪忘。

归园田居

桥上作

清晨初禅心,偶于西桥过。

车马喧嚣落,天地静观寞。

碧水青穹连,楼观平素多。

尘陌现花草,白杨入天郭。

潇潇晨风意,飘飘衣襟佛。

西桥少行人,自此登高坡。

止境于尘寰,旭日黄衣衫。

寂然余居此,归园湖畔边。

《浅论华兹华斯诗两首》

华兹华斯其诗,若陶渊明之诗,有一种平淡悠远的意境之美。语言平实,而意蕴无穷。其诗,虽写自然风光,然处处不显人生哲思。当有静心安神之效。华诗若咏水仙,以偶然所见之水仙入诗,平素之际,即赏千古自然之馈赠。若刻意寻之,反无此效。陶诗若采菊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皆归隐人之热切观照也。归隐之士,意图反世俗之喧嚣杂尘,陶于官场,华于工业,皆欲以自然之静以冲破生命之郁热。故此类诗篇可长久感发人也。华诗与陶诗之美,若于人间词话言之,皆是有我与无我之境也,无我胜于有我。虽有我之观照,然情感与物象相融之程度胜于有我。

王国维先生云:有我之境,则物皆着我之色彩。无我之

境,则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水仙与菊花虽有作者之主观情感,亦有情景相融处,然实先有此景,再生其情。物非诗人心中之物,亦非为情所造之物,浑以自然之独立人格,与人之心灵相依,对话之诗篇故有诗词。柏拉图著理想国,言诗为自然之模仿,理式之模仿。其观于天地大化,则成诗魂以通神灵。余意此诗学有教化之意。孔子亦有言,诗三百,曰思无邪。无邪为真,真诗者,抒发个人之情性也,文赋论诗,讲情性之重,情欲于中而形于言,故嗟叹之,口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然其中,神思灵魂最重。对话集有言,灵魂通于上帝也,诗人所有之心伟通灵之心。余姑妄言之,此实为诗人陶醉于自然之情景,心灵之诗境,所造之情感,一时陶醉忘记凡尘俗世而已。至于通灵之说,余不妄言。余读华诗之水仙,再听钢琴之曲,恍然若见遍山漫野之水仙现于目前也。故诗歌之意境,到此当有联想之美感也。古希腊罗马之长篇史诗虽气势恢弘,叙事精妙,英雄神话皆有涉及。若伊利亚特、奥德赛之类,以战争,游历之英雄神祗故事入诗,然所涉及之感情颇少。至于神曲,但丁言贝阿特丽采之美,朦朦胧胧,虽有诗人之情感,然主为宗教之救赎。彼德拉克以劳拉之爱入于歌集,抒情色彩较为浓厚。此为文艺复兴时期。而中国自诗经楚骚时代既有抒情之传统,国风尤甚,关雎蒹葭以爱情入诗,硕鼠小星以讽刺入诗,楚辞之篇极尽天马行空之想象。后世,汉大赋诗虽为恢弘,然亦未以叙事为主,描写抒情为中,古诗十九首及乐府诗篇,则有叙事成分于其中。唐诗宋词,尤重抒情,孤篇压全唐之一首春江花月夜,则又以人世之情尽于春花。李白之抒情气质实为豪放,其浪漫气质后人难以企及。然后亦有世事之坚之作,若杜工部麻鞋见天子之悲怆,亦有三吏三别,纯为诗化之史。白居易亦有书信云:文章合为时而作,歌诗合为世而作。虽有卖炭翁,观刈麦等诗,然亦有主观之色彩。不同于西方纯叙事之史诗。故中国抒情之传统由来久矣。以景抒情,以事抒情,因文因体而变。咏水仙一诗,又译宛若孤独浮云,浮云自古即有两种意境,一为浮云漂泊之感,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一为心清朗静之感,若静看天上云卷云舒,细看涛生涛灭,亭前花开花落。此浮云之意象,实为作者内心之自况,工业文明之冲击,人与物与自然唯通过机械而联。而诗人于工业繁华自然萧条之际,忽见自然亦有此美景,不得不心而往之。一瞬刻之欢愉往往流传甚久,若诗词之中,诗尊盛唐,词尊两宋,外国之文学亦常以复兴之口号革新,意图以所过之情之景,以新今日之心境,以图今朝之新文学。若于人生之中,尚可懂,人何为怀旧也,实为所见所思常萦绕于心也。而于文学之中,余以为,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过分复兴不可,过分革新亦不足取。

《西敏桥上作》一篇,质朴无华,宛若静听上帝之梵音教诲,佛教及禅宗中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菩提者,无他,将自我之情性融于自然,恐为片刻即是永恒哉!济慈有诗《希腊古瓮颂》,其描写之一花一草均非真实,然其吹笛少年,歌颂之女子,虽刻画于古瓮之上,然跃然于心者,可谓永恒哉!张若虚有诗云:江上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只是江月年年望相似,岁岁月月人不同罢了。江月之所以相似,在于其神灵之中尚存不灭之情怀,千年万代,人皆赏月,诗经有云: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楚辞有云前望舒使先驱兮。前者言佼人之美,后者言行人之艰。古人望月思乡怀远之意境可谓深且远矣。唐人李白之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言进天下游子思妇之意也。待到我歌影零乱,我舞影徘徊,倒是以悲苦作乐矣。以悲写美之人尤为多矣,若三千里路山河尽失之李后主,言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虽有国破家亡之感时花溅泪之心,然小词读之,凄凉之美。亦有李清照秦观诸人等痴心小词,载不动许多舴艋舟之愁苦。闲愁亦能写得凄婉动人,若贺梅子之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将闲愁写得至此境界,可谓不虚矣。然尤能将愁苦之心写出大气之言者,东坡居士实为令人钦佩矣。江海寄余生,醉中言之,又不距世人远矣。故东坡非同于陶渊明,然东坡是以陶翁为精神支柱,写得不少慕陶诗。故余言华兹华斯之诗与陶渊明之诗有异曲同工之妙。平淡自然见得内心之强大。梭罗有文《瓦尔登湖》便于自然静谧

之中修炼自我之情性尔。故其文章哲理神似皆具。此时华兹华斯虽于凡尘之中,然突见无烟垢尘埃之美景,自然有所触动哉。余读西方之诗篇,尤为现当代之诗篇,尤重哲思文学。讲求精神与死亡折磨之间,人类何去何从之道。里尔克之秋日甚有此种意味,言尽了人间孤独客心里。然不同于古诗词之我是人间惆怅客,前者以生命关照人生乃至人类命运,后者徒以一心之痴情关照自我之生命也。西方之诗亦有艾略特之荒原,将人类精神之匮乏于立体现代之诗文写得,有荡气回肠,扼腕悲怆之气氛。然荒原之诗,字句晦涩,取景皆有极大跳跃性。较之鲁迅之野草,其过客一篇杂诗,亦将现代社会或整体社会人将何去何从作深入之探讨。虽言过客为一人,然坟墓实为人人皆有之归宿。五四时代,西方叔本华之悲观主义哲学,尼采之自我表现哲学,克伦剀郭尔之孤独主义哲学,于救亡图存时期之中国相溶,故能有此悲观而理性之思也。不列颠之浪漫主义文学,主张抒发自我之情,返归自然。实是对于工业革命之反抗,工业令人激进,人成为机器之奴隶,自然成为污染剥削之对象。而此时湖畔派诗人有所感,故隐居于昆布兰湖区,赞美湖光山色为主,实欲令人于恶劣之机器自动化时代,重新有关照自我生命价值实现之意,此诗虽平易近人,然其思想与抒情特质足以站于西方之诗坛。歌颂自然,实为反抗工业,反抗工业,实为追求自我之人生价值,人生价值之实现,物质之外,精神尤为重要。明代之张岱有《陶庵梦忆》,以梦寄托前尘往事,故令人有神往之凄凉美感也。《咏水仙》与《西敏桥上作》,平凡之间,念起昨日去年抑或多年前之情感,平凡之处,见于心静神往皆属自然。诗人自此皆独赏一人之孤独,水仙为伴,明净城市为伴,如此,即为浪漫。即为华兹华斯。

再言韵律,《西敏桥上作》为十四行诗,十四行诗有莎士比亚、彼特拉克诸人之别,在于押韵方式之别。此诗押韵方式为abba,baab,cdc,dcd。改变莎士比亚及彼特拉克押韵方式。莎翁之诗,押韵为:abab,cdcd,efef,gg。另莎翁以诗入戏剧,别有一般情趣也。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2013级一班张利伟

学号:2013013531